待他意识清醒,已经是清晨了。

    淫秽的白色从他的小腹,绕过大腿,流到脚尖,直到地毯上。

    女人的手套已经被丢在地上,入目的是一双翘着的红色高跟鞋,她在沙发上懒散的躺着,带着一丝嘲讽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趴在地毯上,伏着近乎麻木身子,僵硬的一直保持着那种令人羞恼的姿势。他挣扎着起身,却发现浑身软绵绵的,无力的放下了腿,侧过身子趴在地上,绕是如此简单的动作都让他喘息好一阵。

    他全身是一丝不挂,淫秽不堪的,然而女人身上衣着整洁干净极了。

    他低下头,看着那一滩刺目的乳白色,然后耳朵红起来,眼中也起了雾气,一闭眼,那一抹白色化作利剑直戳他的心扉。他本不是这样的人,又为何非要喜欢这样的事呢?怎么,忽的就起了一点酸涩?

    他也不过是个玩具罢了呀……

    “寒行风啊,原来是你呀。”女人的尾音总是微微翘起延长,似乎一只猫爪子轻轻的在心窝上挑逗着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寒行风看着面前有些恍若隔世的熟悉感,瞬间认定了这个人绝不是陆离给他找的人。

    “三年前说的话,不知道你还作不作数?”女人坐起来一点,转身还是自然的翘起了腿,高跟鞋还在摇啊摇。

    三年前,柳絮飞花,十八年华,她抱住他,问他能不能不去留学,不与她分离,他挥手作别,一别三年,了无音讯,本以为此生不会再见,却又在这里遇到了他寒行风。

    待他意识清醒,已经是清晨了。

    淫秽的白色从他的小腹,绕过大腿,流到脚尖,直到地毯上。

    女人的手套已经被丢在地上,入目的是一双翘着的红色高跟鞋,她在沙发上懒散的躺着,带着一丝嘲讽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趴在地毯上,伏着近乎麻木身子,僵硬的一直保持着那种令人羞恼的姿势。他挣扎着起身,却发现浑身软绵绵的,无力的放下了腿,侧过身子趴在地上,绕是如此简单的动作都让他喘息好一阵。

    他全身是一丝不挂,淫秽不堪的,然而女人身上衣着整洁干净极了。

    他低下头,看着那一滩刺目的乳白色,然后耳朵红起来,眼中也起了雾气,一闭眼,那一抹白色化作利剑直戳他的心扉。他本不是这样的人,又为何非要喜欢这样的事呢?怎么,忽的就起了一点酸涩?

    他也不过是个玩具罢了呀……

    “寒行风啊,原来是你呀。”女人的尾音总是微微翘起延长,似乎一只猫爪子轻轻的在心窝上挑逗着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寒行风看着面前有些恍若隔世的熟悉感,瞬间认定了这个人绝不是陆离给他找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