断回溪文学>玄幻奇幻>同居不试婚 > XLV骇人听闻
    隔日是个假日,原本想跟官贤斌两个人一起度过,结果一醒来却没看见阿武的人。她记得两个小时前他接了通电话,然後说要出去,那时她正困,没有问他去哪,以为他很快回来,只是点点头又继续睡。现在拨他的电话也没接,到底人去了哪儿?

    她接到好友的电话说要聚聚一同吃饭,看来只好自己前去赴约。在手机里留个信息传给阿武,她梳妆好就来到停车场,没想到自己的老爷车前竟然被辆没公德心的车给挡了,进退不得,本要到管理员那儿申诉,刚好章哲修又拨电话过来,他说有急事要告诉她,但夏兰欣说自己也有要紧事处埋,把这边的事简略讲了,他便提议要来载她,路上再跟她说明详细,她心想也好,昨天发生的事打算要跟他当面说清楚。

    丢下处境可怜的老爷车,她到中庭大厅外等章哲修,以他来到的速度看来,刚刚他应该就在这附近。

    坐上他的车时,她还有些不自在意思看向他,昨天被他亲吻的细节此时在她脑海还清晰无b。

    章哲修倒是不别扭。「看到你不必乔装的样子真好。」

    她想起昨天他亲她时,她还是那个恐龙妹的造型,恐怕亲那样的她不会件偷快的记忆,而且她的钢牙套有时还会g破口腔黏膜,还希望昨天他没事才好。脸突然一阵燥热,她实在别再想起这些才对。

    「章哲修,不好意思,麻烦你载我一趟。」

    「别那麽见外,而且你可以喊我哲哥哥啊。」

    她顺了顺颊边的长发,更加的不自在。「其实不管是章哲修或者是哲哥哥,在我心中都是很重要的人,但我心中最重要的人,就只有官贤斌而已。」

    一阵凝重的沉默,令她不知该如何是好,尤其不敢看向他的表情,害怕看到他难过的模样。他对她的用心,真的让她好生心动。现今有些儿後悔,这些话还是不该当面说的才对。

    夏兰欣试着换话题。「我一直觉得很奇怪,哲哥哥和我们家是什麽样的关系,为何会每年来我家作客?」

    「因为--」章哲修的语气虽然沮丧,但仍是开口了。「你是否记得我提过我已逝父母的老板,那人正是老爷。老爷很关心我,所以每年都安排我回国让他看看。」

    「回国?」

    「我们长年定居美国,父母过世後,我的监护人也是美国人,所以一年只回来台湾一阵子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