断回溪文学>玄幻奇幻>冲喜后被逆子的艹能力轮了 > 2、父亲,既然儿子可以替你拜堂,那我就再替你跟小妈圆房吧
    进入婚房中,喜娘刚扶着常晓雷坐在宽大的拔步千工床上,就有些惊慌失色,她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,匆忙地把红色喜被随便扬了扬做做样子,就往外脚步急切地走出去。

    常晓雷好无聊。

    这场婚礼排场极大,从黄昏到傍晚,他拜堂的时候可看到了,客席的流水宴奢侈得很,怎么不知道递一点给未来当家主母尝尝呢?

    好闷!

    反正也没人,常晓雷把红盖头自己掀开,笑眯眯地左右看看这婚房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好吃的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的八仙桌上放着喜果喜糖,都快饿晕了的常晓雷欢快地蹦跶过去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咳!”

    身后的咳嗽声响起,常晓雷汗毛倒竖,眼睛瞪得滚圆地僵直着脖子往后看。

    没办法,常晓雷打小就这样,越是不能看的越是忍不住看,越是不能想的就越是要往他脑子钻。

    这一看把他吓一跳,原来他身后居然还躺着一个人!!!

    一位约莫四十多岁的大叔满脸惨白地躺在他身后剧烈咳嗽,他睁开无神的眼睛,看到常晓雷的穿着打扮,伸出一只干瘦无血色的手就要抓他。

    进入婚房中,喜娘刚扶着常晓雷坐在宽大的拔步千工床上,就有些惊慌失色,她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,匆忙地把红色喜被随便扬了扬做做样子,就往外脚步急切地走出去。

    常晓雷好无聊。

    这场婚礼排场极大,从黄昏到傍晚,他拜堂的时候可看到了,客席的流水宴奢侈得很,怎么不知道递一点给未来当家主母尝尝呢?

    好闷!

    反正也没人,常晓雷把红盖头自己掀开,笑眯眯地左右看看这婚房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好吃的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的八仙桌上放着喜果喜糖,都快饿晕了的常晓雷欢快地蹦跶过去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咳!”

    身后的咳嗽声响起,常晓雷汗毛倒竖,眼睛瞪得滚圆地僵直着脖子往后看。

    没办法,常晓雷打小就这样,越是不能看的越是忍不住看,越是不能想的就越是要往他脑子钻。